袖珍国家走出首支欧战球队,寄人篱下的瓦杜兹,咸鱼也有梦想

身处次级联赛,却能参加欧战,这样神奇的经历,就发生在列支敦士登球队瓦杜兹的身上。本赛季欧协联资格赛上,连闯三关的他们,成为该项赛事创始以来,第二支完成欧战首秀的新军。

常年在瑞士联赛寄人篱下,并没有磨平瓦杜兹力面壁图破壁的初心,这支在欧足联俱乐部排行榜上仅居第194位的小球会,在连克强敌后,又将在黑马丛生的欧协联正赛,上演怎样的奇迹?

屡克强敌,黑马狂奔

8月25日的维也纳杰哈德·哈纳皮球场,当主裁吹响终场哨时,客队瓦杜兹替补席上全体队员冲入场内,放肆地狂呼庆祝,声浪甚至盖过了场内数万名主场球迷,兴奋得像是捧起了世界杯——对于这支从未突破欧战资格赛,因欧协联扩军才首次跻身正赛的小球队而言,这场史诗般的1比0,足以载入史册。

毕竟,在此之前,作为欧足联几乎被人遗忘的角落,列支敦士登从来没有球队挺进过欧战正赛。

本赛季,瓦杜兹是从欧协联第二轮资格赛开始了黑马之旅,而令人称奇的是,他们都是在客场挑落对手,完成晋级。面对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劲旅科佩尔,首回合主场战平的他们,在客场打入了决定性的进球。

而第三轮对阵土超季军科尼亚体育,更是荡气回肠:首回合在家门口和对手1比1战平的瓦杜兹,在客场完全没有包袱,在对手点球首开纪录后,他们连入4球,让主场球迷鸦雀无声。

而淘汰邻国豪强维也纳快速,更是一模一样的剧本,首回合1比1,客场1比0,说瓦杜兹是欧协联资格赛头号客场龙,相信没有球迷不信服。

纵观瓦杜兹三轮淘汰赛晋级历程,“平常心”是他们最大的法宝:毕竟,全队总身价才560万欧元,不及维也纳快速队新星代米尔一人;全队身价最高的球员是来自前锋西切克,但也不过区区45万欧元,这位来自瑞士的大胡子,3轮资格赛打入3球,无疑是首功之臣。

尽管列支敦士登在此前的世预赛10战9负,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国国脚都是平庸之辈,而瓦杜兹也采取了本国球员与瑞士、奥地利球员混搭的建队模式。

33岁的老门将本贾明·布彻是列支敦士登的国脚,中场核心尼古拉斯·哈斯勒现年31岁,是瑞士联赛的老油条,还曾经在美国职业联赛效力。29岁的桑德罗·维瑟尔也是列支敦士登国家队的主力,在瑞士三个级别联赛都有出场经历,也正是他在对垒科尼亚体育梅开二度,帮助球队完成大逆转。00后中卫特拉贝尔已经在今年上演了国家队首秀。

当然,这些欧洲联赛的“小透明”,即便对于骨灰级球迷,也是过于陌生的名字。但在欧洲赛事连年扩军的背景下,继上赛季来自直布罗陀的林肯红小鬼之后,瓦杜兹和来自科索沃地区的FK巴尔干,郑重地将自己的名字,新加到了欧足联年鉴上。

寄人篱下,自力更生

身处列支敦士登,参加的却是瑞士联赛,瓦杜兹的无奈,在于列支敦士登国土和人口太少,多年来始终无法自组职业联赛。

毕竟,直到1974年才加入欧足联的列支敦士登,国土面积仅160平方公里,全国人口不到4万人,首都瓦杜兹不过区区5000人,相当于中国一个小镇的规模。

而更令瓦杜兹略感难堪的,是他们虽然参加瑞士联赛,却因“寄人篱下”,并不能享受和其他瑞士联赛球队相同的外战待遇。无论瓦杜兹在瑞士超级联赛取得怎样的排名,他们都无法代表瑞士超参加任何欧足联旗下的赛事,甚至夺得冠军也没用——当然,作为瑞士联赛著名的升降机,瓦杜兹在顶级联赛的最佳排名也不过第8,压根不在欧战区。

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瓦杜兹,参加欧洲赛事只有一条途径,那就是祖国的“列支敦士登杯”,虽然赛事号称有16支球队参加,但实则只是7支球队与各自的预备队。

而鉴于其他球队仅有能力立足瑞士第四、第六及第七级别联赛,意味瓦杜茲的冠军近乎手到拿来,在这一赛事中,瓦杜兹已经48次夺冠,上次失手还是10年前,同样也是欧洲联赛纪录之一。

尽管瑞士超级联赛在整个欧洲不过三线水平,但对于瓦杜兹而言,对手们还是过于强大了。如今,他们只能在第二级别联赛——瑞士挑战联赛厮混,暂时排名第9的他们,至少目前看不到升级希望。

但很显然,欧协联的冒险旅程带来的刺激,早已超越了瓦杜兹平凡的生活。主帅曼吉亚拉蒂对球队未来有着清醒的认识:“我们是一支预算紧张的小球队,即便跻身欧战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反响,更别提球员们几乎都没踢过一周双赛,只有做好每个环节,才有希望创造惊喜。但我相信球员们,只要踢出最佳水准,他们不惧怕任何人。”

而欧协联小组赛抽签揭晓,似乎也给了瓦杜兹更多的遐想,毕竟,同组的阿尔克马尔、利马索尔和第聂伯罗,看上去似乎也没有那么强?而即便折戟小组赛,6场比赛的分成,对于瓦杜兹也是莫大收获。

回到瓦杜兹的母国列支敦士登,尽管常年在世预赛和欧预赛都是最低一档球队,但2006年,列支敦士登拿到了世预赛的第一个积分,他们在主场2球落后的情况下,顽强地逼平了葡萄牙。而在1982年6月,他们还在友谊赛中2比0击败了中国国家队。

平淡却不平庸,这不但是瓦杜兹的日常,甚至也是列支敦士登足球的品格。(仰卧撑/杨健)

首发澎湃新闻稿件